公告:
全站搜索:
【襄渝·50】/
  • 我是一个不善于辨别、学说地方口语的人,不像洛阳一带战友、同学,那带有川味的汉中话、河南调的铁路沿线话说得跟大众普通话一样顺溜。
    责任编辑:             2021-06-17
  • 2016年习近平主席在乌兹别克斯坦访问,由王建新教授带领的西北大学丝绸之路考古队受到接见。 王建新教授,1970年8月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任5849部队学兵四连副连长,1972年12月特招入伍。在铁道兵49团汽车连服役,参加青藏铁路建设。 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
    责任编辑:             2021-05-21
  • 高中时代襄渝岁月我的铁道兵子弟同学 作者:铁道兵朋友徐新人 1970年秋,紫阳县恢复已中断数年的高中招生考试,在全县应往届初中毕业生中招收了一个班51名学生,进入紫阳一中学习。因为数届初中毕业生都能报考,所以年龄大小不一,最大的出生于1949年,入学
    责任编辑:             2021-04-06
  • 总有一种记忆,在脑海的深处闪亮。 总有一种激情,在豪迈的胸中回荡。 回首自己的人生,无论是顺境中的坚守,还是逆境中的拼搏,我内心仍由衷地感叹:人生最美是军旅。 往事如烟,很多经历过的人和事,如今都已淡忘于岁月的云烟里,再回首,恍然如梦,只是令
    责任编辑:             2021-03-23
  • 20世纪60年代中叶,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家安全面临现实威胁。党中央毛主席以国家长远发展战略为导向,从备战的需要出发,发出了建设大西南的伟大号召,规模宏大的三线建设就此拉开帷幕,一大批国防、科技、工业、交通和高校由东部(一线区域)
    责任编辑:             2020-12-14
  • 在安康烈士陵园,有一座襄渝铁路英烈纪念亭,亭中依次排列着三块厚重的青石纪念碑。正中一块是铁道兵英烈纪念碑,右侧是三线学兵纪念碑,左侧是三线民兵纪念碑。 不管是铁兵,学兵,民兵,只要重返安康都会来这里祭奠昔日的战友,回忆当年三兵奋战襄渝线的艰
    责任编辑:             2020-10-15
  • 八十三万英雄汉,千里蜀道腾蛟龙 (下) 我们是襄渝铁路的建设者 先遣回国时在西安大雁塔的留影 (二) 我是一九六九年底从越南先遣回国的。到陕西紫阳县铁二师襄渝线工程指挥工作组,参加对所辖各团的通信联络沟通,为大部队入陕作准备。
    责任编辑:             2020-10-10
  • 《襄渝线纪略》(九)春风暖心窝 原创首投 铁一师刘继业 襄渝线大会战,有轰轰烈烈、攻坚克难、架桥铺路、战功赫赫的一线施工部队,也有兢兢业业、妙手仁心、救死扶伤、默默无闻的后勤白衣战士。我因为负伤、患病与他们打过多次交道,有亲身体会。在大会战的
    责任编辑:             2020-09-28
  • 《襄渝线记略》(八)血染汉江滩 铁一师 刘继业 美篇作者: 杨立田 襄渝线湖北、陕西交界处有个不起眼的小站胡家营。它在大巴山莽莽万山丛中,在日夜奔流不息的滔滔汉江之滨。1971年4月9日,一个车毁人亡的特大事故导致师宣传队喋血汉江滩!一夜之间使得铁一
    责任编辑:             2020-09-21
  • 一 襄渝铁路工程之艰巨在世界铁路建设史上是罕见的。 当时出于战备的需要,主干线隐蔽在茫茫大山之中。从湖北襄樊到四川重庆九百多公里的路段要穿行武当山、大巴山、华崟山等崇山峻岭,跨越汉江、嘉陵江两大水系。沿线深谷险绝,数里百折,奇峰耸立,深涧密
    责任编辑:             2020-09-18
  • 六 大米溪桥是连接两个隧道的彩虹。 一个桥墩在河里,两个桥墩位于隧道口,这就决定了承建它的6团学兵5连要奋战在水陆两大战场上。 河中桥墩70米高,女学兵参与了这个工程的所有环节。
    责任编辑:             2020-09-10
  • 编者语: 风景线,分上篇、中篇、下篇,重点讲述三线学兵连女学兵真实、感人的故事。读罢,使人泪目 三 47团进入隧道的女子连最多,先后共达5个。 这些连队由西安、宝鸡、渭南、铜川等地的女孩子组成,贫苦出身使她们有一种吃苦耐劳,朴实无华的天然素质。
    责任编辑:             2020-09-10
  • 风景线(上篇)【纪念参加襄渝铁路建设50周年(25)】 作者:常扬 美篇编辑:宝平 【编者:风景线,专门讲述三线学兵连女学兵的感人故事。读罢,使人泪目】 试问古今中外,哪个国家,哪个地方有过女人打隧道?没有,绝对沒有! 是当年的女学兵填补了这个空白
    责任编辑:             2020-09-07
  •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参加襄渝铁路建设已有五十年了。近半个世纪的光阴不算短,但在襄渝线上度过的三年峥嵘岁月,至今仍记忆犹新,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
    责任编辑:             2020-09-05
  • 1972年12月30日,烂石滩隧道前。 铁道兵一个营,民工两个连,学兵一个连,共计一千四百多人把隧道外的所有空地挤得严严实实。人人表情冷峻,个个端正肃立。主席台两边的对联散发着慷慨悲壮的气息:舍生忘死拨开拦路虎,流血掉肉誓夺烂石滩。 第一排队伍前摆
    责任编辑:             2020-09-05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