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铁兵后代/

叔叔的背影

作者:七师二代 张玉梅 发布时间:2021-11-30 点击数: 稿件来源:徐国伟推送 责任编辑:听心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转眼之间,新的一年即将到来。那年元旦,正好是“腊八”节,天气非常寒冷,我借着新年放假的机会,回高密老家探望叔、婶。在叔叔家住了两晚,第三天吃完了午饭,我准备赶公交、坐火车回单位上班。叔叔同我一起到村公路边等公交车,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来一趟公交车。怎么办?乡下又不能打的,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快要到下午,再不来车,我怕赶不上火车了。叔叔干脆说:我骑车把你送到镇上吧,从镇上开往

叔叔的背影(图1)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转眼之间,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那年元旦,正好是“腊八”节,天气非常寒冷,我借着新年放假的机会,回高密老家探望叔、婶。在叔叔家住了两晚,第三天吃完了午饭,我准备赶公交、坐火车回单位上班。叔叔同我一起到村公路边等公交车,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来一趟公交车。怎么办?乡下又不能打的,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快要到下午,再不来车,我怕赶不上火车了。

叔叔干脆说:我骑车把你送到镇上吧,从镇上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比较多,你去那里坐公交车吧。

说完,80岁的叔叔骑着车带着我,顶着寒风,使劲蹬着他家的那辆三轮车往镇上赶去。我坐在车上,望着叔叔向前弯屈蹬车晃悠的背,感动得热泪盈眶。虽然天气是那么的寒冷,但我的心里却是热乎乎的,叔叔那么大的年纪了,怕我赶车晚了点影响工作,毅然担起送我赶车的重任。

一路上,风嗖嗖地刮着,叔叔在不停地瞪着车,是他的背为我遮挡了迎面刮来的寒风。到了镇上,叔叔一直等到把我送上汽车才骑车离开。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叔叔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很是过意不去。

我的祖籍在高密与青岛胶州搭界的地方,村庄紧靠公路边,那里是我父亲他们出生的地方。

1947年3月,父亲18岁就出去当兵打仗,南征北战,解放青岛、南下福建剿匪、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抢建内蒙古“牙林”铁路、朝鲜“龟殷”“介川”铁路、江西、福建“鹰厦”铁路,再后来,父亲留在了南方工作。

叔叔是父亲的大弟弟,在家排行老三,我们都叫他“三叔”。 他1987年从甘肃省兰州白银市城市建设开发公司退休后回了原籍生活。他个子不高,平日里总是喜欢戴副墨镜、叼着个长烟斗,一日三餐爱喝口小酒。

退休20多年来,勤劳能干的叔叔在家一直闲不着。他喜欢养鸡、养兔子,有时也帮着家里种点儿麦子、玉米。也许是因为他经常劳动锻炼的缘故,练就了一副硬朗的身板,看上去一点不像80岁的老人。叔叔虽然喜欢养鸡,但却从不吃鸡肉,集市每五天一个集,生活很方便。叔叔退休时工资不是很高,每逢赶集,他就会把他养的兔子或鸡拿到集市上去卖,挣点小费贴补一下家用,加上自己家院子里种的各种蔬菜,日子过得倒也蛮不错的。

我父母的家在南方,虽说我也经常回去,但回一趟真的不容易。所以,我就把叔叔家当成了自己的家。随着叔、婶的年纪越来越大,我几乎每年都回高密看望他们,给他们买点好吃的送去,而每次返回时,一般都是叔叔家的孩子把我送到火车站,那次回去,正好遇着他们的孩子都有事,只能叔叔受累了。

此事一晃八年过去了,但叔叔的背影一直在我脑海中闪现,特别是每年新年来临之际,我都会想起那次叔叔送我的赶车的情景,是叔叔让我感受到了那个寒冬里的温暖,感谢叔叔对侄女的关心和爱护,终生难忘。

如今,叔叔离开我们五年了,怀念我的叔叔,愿叔叔在天堂一切安好!

叔叔的背影(图2)


校对:李汪源


 

(责任编辑:听心)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