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军旅回忆/
  • 近几年,在《铁道兵战友网》和《新华网》《人民网》《今日头条》等媒体上经常看到朱德全战友发表的以回忆军营往事和所见所闻为主要内容的散文、记叙文,战友们好评如潮,纷纷建议他汇编成集以飨读者。我和朱德全战友在铁道兵第4师政治部保卫科共同生活过,他早我一年入伍,是老兵;我们同年出生,他大我月份。他为人正直,勤奋好学,履...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6-24
  • 童年,是一个人最初对世界万物充满好奇和认知,对人生和未来充满幻想,心里装满憧憬和抱负的金色年华,因所处的环境不同,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一些值得追忆的故事。我和所有那个年龄段的人一样,毫无例外地发生了一些至今念念不忘的故事。砍柴我生于1960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没饿死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感谢父母给了我生命。我从小生...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6-21
  • 与人类息息相关休戚与共的生命之水,忽而温顺,忽而肆虐。时光回到45年前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6-13
  • 从贵州高原上走进铁道兵军营,为祖国的铁路建设,青春的脚步丈量着祖国的土地,转战南北东西,从黄土高原的三晋大地,走向戈壁深处的天山,再转战黄海之滨的齐鲁大地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6-13
  • 当过兵的人,人生都有一种特殊的经历和难忘的体验,只要回忆起当兵的那些时光,就会青春再现、热血沸腾,只要你当过兵,那么你这一生就永远都是一位军人。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2-06-08
  • 钟光勋,江西省赣州市人,1964年底入伍,服役于铁道兵13师61团,参加过援越抗美,1970年退伍,2006年退休。今年76岁的他,6月1日参加赣州市南康区老年人大学组织的"心怀青春回忆童年"老年人庆"六一"活动,重温儿童时光,耄耋老兵童心永在。 钟光勋...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6-02
  • 记得那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前一天,当国内人民正准备欢度佳节的时候,我们正战斗在异国他乡,在上午的突击施工中,遇到了一块重约五吨的巨石从山坡滚落到路基,挡住了前进的道路,趁着中午部队回营开饭的时间,副连长杨昌国(贵州麻江籍)带着战士蒋家堂(安徽巢湖籍)留下准备用明炮炸开顽石,清除障碍,以便下午部队施工能顺利进行,一切准...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2-05-24
  • 笔者王贤在襄渝线大巴山留影青春不老我不老,鹤发童颜忘年交。二代三代朝气旺,老铁乐把青春聊。回想自己的青春岁月,那是在诗书、军旅中度过的。(一)青春追梦诗书间在激情燃烧的毛泽东时代,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校园,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军营,在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钻研领会毛泽东思想的前提下,也曾如饥似渴地阅读红色革命...
    责任编辑:  听心            2022-05-13
  •   列车行驶在吐列毛杜至西哲里木区间  通(辽)霍(林河)铁路,从内蒙古通辽站至霍林郭勒市南矿区全长419.2公里,途经哲里木盟和兴安盟的3旗1县1市。沿线穿越科尔沁草原和霍林河河谷,是专门运输霍林河露天煤的铁路。1978年5月开工,1984年底通车,1989年底交付运营。  1977年9月原中国人民解放...
    责任编辑:  元子            2022-04-07
  • 看到东航MU5735飞机失事,感到揪心的疼痛,同胞失去生命,国家遭受损失。也使我联想到1967年8月一架美军F—105轰炸机(机长20米,翼展10米),被我军援越高炮部队炮火击中。飞机着火下坠途中飞行员跳伞。该机坠毁于七团二营高机连伙房东侧约100米的稻田中。当时我在二营卫生所当卫生员,所长高树楓要我和朱...
    责任编辑:  元子            2022-03-31
  •   1972年冬,我在铁道兵58团五连任副指导员,此时正在兴隆155仓库承建硐库任务。指导员李树楷接到团里通知,派我去接兵。报到分工得知,派我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接兵。我们为新兵一连,谢启选任连长,我任指导员。可是一连的新兵由两个县构成,谢连长带人到莫力达瓦旗,我带人去边陲小县呼玛,接回新兵到北京汇合为一个连队。能与...
    责任编辑:  沙漠驼铃            2022-03-31
  • 小韩,我应声“到”!急忙走到首长面前。快过春节了,我们去洗澡。说完,两只透着威严而又慈祥的大眼睛,打量着我。  去哪洗?我回问一句,“1507”,首长回答着。叫小王吗?我提醒着(小王是小车司机),“走着去。”  走在去24军1507部队营区的路上,一老一少,好像父子兵。一前一后,又好像一起的战友。长者,身...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3-31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戏说,可能因为不像小说、诗歌、传记什么的,毫无章法,信手拈来,让各位战友眼累,本文只是对自己的记忆做些整理供大家分享。 对于张锡显政委,勤务连人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每天上下班他都得经过我们连队。不过能和他搭上话的可不多,尤其是我这个新兵蛋子。再说他那张严肃的脸,不怒自威,着实让...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3-23
  • 在南疆线上,可怕的不是大漠戈壁的苍茫,不是天山冰雪的寒凉,不是狂风沙尘的遮天蔽日,不是人烟稀少的孤独惆怅,不是缺肉少菜的生活艰苦,不是蒸汽机车在隧道里的煤烟熏呛…这一切都是可以坚忍克服的,“熬”也是一种境界,人在抵御自然界的各种困难面前,具有无限的潜力。最可怕的是人在面对困难精神上的萎靡和休息时光里的无所...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3-23
  • 70年代初,铁道兵部队是建设成昆铁路的主力军,同时还有大批的地方工程队伍,以及不计其数的民兵队伍参与了成昆铁路建设,他们都为成昆铁路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我的记忆里,两位女民兵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她们是彝族姑娘达吉和重庆大学的女学生张素清。说到彝族姑娘达吉,有一段奇遇的故亊。1970年成昆铁路建设已进入尾声,为了“大...
    责任编辑:  听心            2022-03-16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