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军旅回忆/
  • 古有林则徐虎门销烟,时有十二连倡导禁烟。今天,我来说说当年我们学生十二连倡导“禁烟”的故事。一九七零年八月,由西安市二十二中学和二十中学160多名同学组成的学生十二连奔赴陕南,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一群十六七岁,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投身到这样繁重和紧张的战备工程建设中,其劳动强度和艰难困苦的程度,若非亲身经历者,是不可能...
    责任编辑:  蕾蕾            2022-11-23
  • 如今年愈七十,记忆都退化了,生活中经常丢三拉四,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唯有三线这几年的经历却让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虽然已时隔半个世纪,每每回忆起那段青葱往事,还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亲切。1970年8月21日,我们一行168名女学生在军代表的带领下,告别了父母姐妹,怀揣着为祖国建功立业的美好心愿,乘上大卡车直奔陕南岚皋县大...
    责任编辑:  蕾蕾            2022-11-23
  • 襄渝铁路狮子寨隧道全长1931.72米,位于陕西省紫阳县向阳车站瓦房店境内,是铁道兵二师七团一营施工的重难点工程,也是七团当时施工的第二长隧(芭蕉口隧道为第一长隧2984.77米),也是全师四大长隧之一, 同时,还是襄渝线中段控制性工程之一。隧道地质复杂,有“青钢石”、“泥石流”、“橡皮泥”和地下泉水,具有“地下博物馆...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2-11-12
  •   在部队服役期间,干部战士热切盼望上级首长视察部队。因为首长每次来视察,都能为基层干部战士解决实际困难。一九七九年八月上旬,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吕正操上将到呼伦贝尔草原视察修建海拉尔东至伊敏铁路的第三师第十一团。
    责任编辑:  丁芳            2022-11-03
  • 普普通通的苋菜,我却极度敏感,会情不自禁联想到牺牲长眠在异国的战友。55年,整整55年啊!我的长明战友,我的好兄弟!咱们在部队一起那些难忘岁月,总是在脑海中不断回放,你的壮烈牺牲,如同一根长刺般,深深刺痛咱们9连每一位战友的心房…… 我清楚记得那是1964年12月25日晚,我和林长明由安徽同乘一列火车,29日晚...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2-10-29
  • 光阴似箭,时间如白驹过隙,“嗖”的一下子!我们就离开部队、离开新疆将近四十年了。当我们置身于她的怀抱时并不在意,离开多年之后却是日思夜想的怀念…… 于是乎,2021年7月,我和战友一行六人,带着怀旧的心情重走当年路,去追寻南疆的铁路线和我们的老军营 。 我们落地乌鲁木齐之时, 心里...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2-10-08
  • 大兴安岭嫩林铁路全长677公里,由铁道兵3、6、9师修建。铁九师承建嫩江~加格达奇段嫩江站北2.1公里至大杨树;加格达奇~塔河段碧州~塔河;塔河~樟岭段,施工全长252公里。西罗奇一号隧道位于塔河西50公里,全长1770.7米,是全线最长隧道。42团三营设在隧道进口,负责进口段施工。供隧道冬季施工供暖加热及营区洗澡用的...
    责任编辑:  蕾蕾            2022-09-21
  • 又是一年中秋节快到了,中秋忆战友,中秋盼团圆。我想起了1973年中秋节测量班全体战友在营部后边的二道河滩上留的影,我找到这张珍贵的照片,回忆起当年的往事。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9-05
  •   铁五师在贵昆线施工地段东起贵州威宁树舍、西至云南宣威下马房以及因通车方向变更增加的梅花山、牛坪子两座隧道,地处乌蒙山脉。“乌蒙磅礴走泥丸”已将其地形特征概括得栩栩如生。在丁目拍摄的纪录片“铁色乌蒙”中有系统的体现。丁目的作品拍摄于六枝至背开柱段线路新线开通前夕开行最后一趟“绿皮车”的沿线工程分布,记录当年工程建设者...
    责任编辑:  元子            2022-08-29
  • 1978年11月,我受命前往四川南充地区接收新兵。于是,我们从通辽启程,入关,穿越秦岭,第三天便顺利抵蓉。  成都到南充是350多公里,柏油路。但路面狭窄,坡陡弯多,专车只能在多雾而溟濛的群山中蜗行。直近中午,才云开雾散,秋阳高照。于是,一路山河形胜,气势伟雄。如此壮美江山,诞生邓小平、朱德、陈毅这样的伟...
    责任编辑:  元子            2022-08-29
  • 我在22团的连营团三级技术部门工作了五年,有如医、学士医院轮岗一样,各类施工技术都有接触,这对一生事业的发展十分有意义。其实,事情无论巨细只要留心,都是学习的机会,也都是进步的阶梯,而品行的修炼则是事业前进的根基。 1963年3月我学习归队,部队也在此时从老挝归建。团部由原驻贵州牛津海子迁至云...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2-08-27
  • 贵(阳)昆(明)铁路是我今生参与建设的第一期工程。从毕业(1959年9月)至贵昆线完成初验、签署竣工文件(1966年11月)后转战成昆线,计七年又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我的工作职务几经变动,从20岁的见习生开始,直至27岁的团副总工程师,青春岁月在贵昆铁路的建设中度过。 贵昆线是云南首条通向国内的铁路...
    责任编辑:  飞扬            2022-08-22
  • 华罗庚教授到西南铁路建设工地进行考察讲学。他首先深入梅花山等重点工程调研,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尔后在安顺洪山宾馆讲授“系统工程学”。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8-15
  • 有一组数字令人终生难忘:6838。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即68年3月8日,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湖北省新洲县汪集区长岭公社16名新兵应征入伍,来到6838部队(番号为铁道兵第二师八团)服役。是日,我们同乡的所有新兵都在县人武部换装,人人净身出户(脱光民服),穿上崭新的军装。在换装中我发现有一个中等个的小伙子,将一个小布袋随...
    责任编辑:  蕾蕾            2022-08-10
  • “八一”建军节也是我的入伍纪念日,所以每到“八一”前后,我都会照例打开相册浏览、回忆一番我的军旅生涯。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2-07-27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