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记叙散文/
  • 其实,每一位当过兵的人,退役后莫不想有一天能够再回军营,重新体味一下那军营的气息,重新体会一下那战斗的生活,那里有战友情深,那里有青春记忆……。 2004年7月,在黑龙江省庆祝大兴安岭开发四十周年之际,我们几位战友相约再走从军之路,重回当年的军营。 火车沿着铁道兵修筑的嫩林线,把我...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2020年国庆节,我回云南老家办事,特地参观了云南宣威著名民族企业家浦在廷先生的故居。修贵昆铁路时,宣威是铁五师师部驻地。 我年少时就听父母提起过浦在廷(又别浦钟杰),说他是小平同志的岳父,是我们宣威老家著名的开明绅士和火腿大王。当时,我们在铁一师军营里,无法找其他客观资料证实,我就误以为...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日前,浙江省湖州市消防救援支队警员走进湖东街道铁路新村文化广场,进行消防安全知识教育培训系列活动,受到百余名颐养天年中老年居民的热烈欢迎。 湖州市消防救援支队成立于2019年12月31日。三年来,该支队在抗击各类灾害事故中当先锋、打头阵,出警5894次,出动警车8375辆次,出动警力52427...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在我们家乡的村子中央,有一口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的老水井。我还在读书时,曾好奇地询问村中年长的六公:“您知道村里的水井是啥时候开始使用的吗?”六公摇摇头说:“不知道!听我阿公说,他也是喝这口井的水长大的。”不过,随着我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乡亲们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十月一日,是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 秋天的花城,万里无云,天空如洗,艳阳高照。9月29日广州部分铁道兵老战友,踏着秋后难得的凉爽,迎着秋季靓丽的艳阳,来到西朗某酒店聚会,欢庆国庆节,喜迎二十大。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看!美丽的乡村,梨树挂起金黄的灯笼,苹果露出红红的脸颊,...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阔别家乡八年,那年从部队复员回家,走到村头,看我的小河依然清清,看河边的芦苇依然青青,听芦苇林中的鸟声依然轻轻,彻骨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小河唱着如歌的行板,蜿蜒而去,去向水云深处。水云深处有我外婆的家,小河流淌我太多的儿时记忆! 小时候到外婆家去,都是坐外公的小船,外公的青竹竿一撑,船舷上拍打出...
    责任编辑:  燕子            2022-09-30
  •   女兵群这次晚会的主题是《我与露天老电影的情缘》,感谢群主和群管团队的战友们提出这么有意义的专题创意,一下就激发了女兵群战友们的共情。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出生当过兵的人,谁没看过露天电影?谁心中没有几部钟爱一生的老电影?晚会上优美的旋律响起,战友们深情的演唱霎时间将我带回了那遥远的记忆长河…… 都说生动的故...
    责任编辑:  元子            2022-09-30
  • 我与建国同诞年,国家向荣我衰颜;访故难觅旧踪影,与时俱进应欣然。 
    责任编辑:  丁芳            2022-09-29
  •   我的老家在晋西北的黄土高原。亿万年的风蚀雨剥,使这片土地变得支离破碎沟壑纵横。贫穷、落后、荒凉,成为这片土地的底色。 
    责任编辑:  丁芳            2022-09-29
  •   我第一次见到电视机,应该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吧。那个时候,我家住在西安钟楼下的一个大杂院里,逼仄的院落拥挤了八户人家,房檐下,门道里,除了各家做饭的锅头风箱,还堆满了不少杂物。
    责任编辑:  丁芳            2022-09-29
  • 国庆节快到了。   走到大街上,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一面面五星红旗都挂了出来,张灯接彩,热闹非凡。   两只眼晴明显感觉不够用,东瞅瞅,西瞧瞧。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走着,看着,咋感觉这眼睛有点模糊;六十年前的印象慢慢的叠影出来;一幕幕的在我眼前展现,展现……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2-09-27
  • 在岁月的流逝中,总有一些故事让你回味,总有一个地方让你魂牵梦绕,总有一些沧桑让你情怀躁动。   位于新疆天山南麓一条名叫阿拉沟的大峡谷。就是我刻骨铭心的地方,那里有我开始军旅生涯的青葱岁月;那里有我无法忘记的动人瞬间;那里有我再见阿拉沟时阅尽岁月的惋惜与尊重⋯⋯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2-09-27
  •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在我6岁的那个冬天,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四人从遥远的广西,回祖籍——山东高密,看望姥爷、姥姥、奶奶(爷爷在1944年去世)。 那年,长兄8岁、我6岁、大妹妹4岁、小妹妹2岁。记事后的第一次乘火车,甭提有多高兴了,我们娘五个坐着绿皮火车,开启了漫漫回家乡之路。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2-09-27
  • 潮泥湾,变了样,排排住房真漂亮。衣食住行都改观,好女快嫁潮泥湾。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9-26
  • 老连队在光化县城西南角的汉江边,江面宽阔水也清透,当时江上没有桥,车辆和行人都是靠乘轮渡往来。
    责任编辑:  心宽无界            2022-09-26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