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记叙散文/

一朝入梦终不醒 李白锵锵长安行 ____风流际会黄鹤楼之二   

作者:郑焕清 发布时间:2022-01-25 点击数: 稿件来源:推送:徐国伟 责任编辑:春伢子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这是李白在黄鹤楼留下的最后一首诗。759年5月,59岁的李白在贬去夜郎途中,因朝庭冊立太子而遇大赦,回到江夏,与史郎中钦在黄鹤楼听吹笛而作。受永王李璘谋反事件牵连,以“附逆”罪遭遇流放,李白深感无辜和愤懑。联想西汉贾谊因指斥时政,受权臣谗毁,贬官长沙,顿感冷落凄凉。一曲《梅花落》,无限羁情笛中来。时令虽是五月,心中却是孤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这是李白在黄鹤楼留下的最后一首诗。759年5月,59岁的李白在贬去夜郎途中,因朝庭册立太子而遇大赦,回到江夏,与史郎中钦在黄鹤楼听吹笛而作。受永王李璘谋反事件牵连,以“附逆”罪遭遇流放,李白深感无辜和愤懑。联想西汉贾谊因指斥时政,受权臣谗毁,贬官长沙,顿感冷落凄凉。一曲《梅花落》,无限羁情笛中来。时令虽是五月,心中却是孤冷,恰似雪凌寒梅,风欺落花。李白心冷的不是迁客远去,也不是笛中梅花,而是“西望长安不见家”的无奈与惆怅。

  长安是李白的梦想,是其一生未曾化解的情结。725年,25岁的李白出川远游,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实现大丈夫“四方之志”。游侠天下、学道成仙虽也是他的愿望,但第一位是“任辅弼,济苍生”的政治抱负。“事君之道成,荣亲之义毕”,才“浮五湖,戏沧州”,“事成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李白要“大鹏一日腾风起,乘云直上九万里”。因此,小官不屑做。如同杜甫“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他希望结交权豪,引荐出仕。他雅贿襄州刺史韩朝宗,“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他拜访安州裴长史,谒见北海李太守…不仅未遇到伯乐,反而因醉酒或“大言”而遭到冷遇。开始他赔笑脸,“敢昧负荆,请罪门下”。后来干脆怼回,“时人谓我恒殊调,见余大言皆冷笑。宣父(孔子)犹能畏后生,李夫未可轻年少”。

  十年漂泊,“黄金散尽交不成”,“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李白认为地方大员是“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孙忌贾生"。只有去长安,到天子身边,才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长安成为李白的梦想。“客从长安来,还归长安去。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朋友回长安,李白心如狂飚,也飞去长安了。

  苍天不负人,机会终于来了。742年,唐明皇诏宣李白入京。42岁的李白欣喜若狂,“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出门妻子强牵衣,问我西行几日归?归时倘配黄金印,莫见苏秦不下机”。李白带着拜相挂印大梦向长安奔去。

  李白到长安,锵锵动京城。“汉家天子驰驷马,赤车蜀道迎相如”。皇帝降辇下步挽手,“卿是布衣,名为朕知,非素蓄道义,何以及此?”(你的名气太大了啊!)并亲自为其调羮,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大臣贺知章见到李白,惊呼你莫不是天上来“谪仙人”么?唐明皇和杨玉环正在欣赏梨园弟子的演出,突然想到怎么不叫李白作新词呢?李白当场就写出《清平乐》三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

  皇帝喜不自胜,贵妃爱不失手,二人当即弹唱起来。皇帝赐酒,李白喝得酩酊大醉,当着皇帝的面要宠宦高力士给他脱靴子。

  长安白粉无数。王侯贵胄以结交李白为荣。“昔在长安醉花柳,王侯士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当时笑我微贱者,却来请谒为交欢”。一时投名拜谒的,求诗唱和的,请宴交欢的络绎不绝。李白觥筹交错,起舞吟诗。“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趾高气扬,好不春风得意,踌躇满志。

  帝都从来风云激,长安是好混的地方?李白要任辅弼济天下,皇帝却让他呆在清客之地的翰林院。名曰学士,却只要他写些“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这类风花雪月的艳饰之词。尤其是歌舞升平下的巨大危机令李白焦虑,“奸臣欲劫位,树党自相群”,“殷后乱天纪,楚怀也已昏”。“区区精卫鸟,衔木空哀吟”。他悲叹“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的盛唐气象,正被“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的奢侈腐败所断送。他感到“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尤其在高力士、李林甫这些骨灰级弄臣面前,天才诗人顿成天生傻瓜。高力士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断送了他的政治前途。杨玉环喜唱李白词,高力士说“我以为你恨李白呢”,贵妃问“为何?”“他把你比赵飞燕,多可恶哇!”。李白是清风洒兰雪,明月直入心,哪能玩转这诡异的游戏,哪能适应这浊闷的空气。唐明皇胸襟够宽阔,也容不下这只高傲的刺猬。不久李白即生“云天属清朗,林壑忆游眺”的去意。不在长安望长安,身在长安思林峦。皇帝顺水推舟,“赐金放还”,李白被礼逐出京了。

  李白又开始漂泊。他重回江夏,在黄鹤楼下的游船上作《江上吟》:

  …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

  功名富贵若长久,汉水亦应西北流。

  李白似乎解脱了,不再钟情辅弼、金印、功名、富贵,而要纵情山水,象屈原那样写出与日月同辉的诗章。然而,一朝入梦终不醒,不久又“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总为浮云能薮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李白对长安的渴望更加热烈了。

  机遇再次降临,安禄山造反,“汉甲连胡兵,沙尘暗云海。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苍生竟何罪,白骨成丘山!”李白壮怀激烈,“抚剑夜吟啸,雄心日千里",“南风一扫胡尘净,西入长安到日边”。李白又看到了西入长安到日边的希望。然而,造化弄人,李白这次站错了队,不仅长安去不了,且被逐放夜郎西。李白心中愤怒,在黄鹤楼上狂喷出满腔烈火:

  人闷还心闷,苦辛长苦辛…

  头陀云月多僧气,山水何曾称人意?

  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

  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

  这次,李白的大梦好象被捶碎了。但没过多久,李白再上黄鹤楼,一曲《梅花落》,他又“西望长安不见家”了。

  李白终是李白,生命始终昂扬,大梦从未泯灭。直到他那颗高贵高傲的心脏停止跳动前,还在“如逢渭水钓,犹可帝王师”,“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奈何“报国有壮心,龙颜不回眷”。李白的大梦,只能“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了。

                                                                                         写于2022年1月25日


    校对:李汪源


(责任编辑:春伢子)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