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记叙散文/

怀念团参谋长谢彦太

作者:铁七师 曾令辉 发布时间:2022-01-26 点击数: 稿件来源:兵网文学创作中心 责任编辑:元子

铁道兵原35团参谋长谢彦太,于去年12月27日,带着在部队常年隧道施工留下的矽肺病、带着在铁道兵战斗20年的无限眷恋,永远离开了我们,参谋长的离去,给战友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永远的怀念!  35团1981年解散,一部分合并到了31团,一部分合并到了32团,随后没多久,作为35团最后一任参谋长,谢彦太转业回到了他的故乡广东阳江市,后任阳春县卫生局长。  参谋长是1963年从广东阳江农村

       铁道兵原35团参谋长谢彦太,于去年12月27日,带着在部队常年隧道施工留下的矽肺病、带着在铁道兵战斗20年的无限眷恋,永远离开了我们,参谋长的离去,给战友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永远的怀念!

  35团1981年解散,一部分合并到了31团,一部分合并到了32团,随后没多久,作为35团最后一任参谋长,谢彦太转业回到了他的故乡广东阳江市,后任阳春县卫生局长。

  参谋长是1963年从广东阳江农村入伍的,他身高1米83,形象高大、威猛,英气逼人,他待人热情,和蔼可亲。

  我在35团作训股调度室工作时,参谋长就住在作训股第一栋挡头那间房,调度室就紧挨着他的办公室兼卧室,所以,常常听说到一些参谋长的“传奇故事”;我之所以说他的故事传奇,是因为参谋长一路走来,从排长到连长,又从连长升至营长,乃至参谋长,都是任正职,没有一次是按部就班一级一级升上来的,次次都是越级提拔,足以见得,他是“有几把刷子”的。

  参谋长是铁道兵队伍里的实干家,是千千万万战友中的典型代表。

  刚入伍时,他来到了贵昆铁路线上,参加了火热的贵昆线施工建设。贵昆铁路全长639公里,隧道就有187座,延长80公里;在贵昆线隧道施工,地势险恶,施工难度大,再加上当时施工设备和施工方法相对落后,这是摆在铁道兵战友面前的最大难题。

  但是,铁道兵战士用一往无前的实际行动证明“铁道兵前无困难”,所以,随着这条三线建设的重点工程——贵昆铁路顺利通车,铁道兵们用青春、热血、乃至身躯,谱写了人类最壮丽的凯歌。

  在隧道施工中,谢彦太总是一马当先,勇于吃苦,敢挑重担,他在施工生产中头脑灵活,点子多,每当遇到哑炮,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他胆大心细,可谓有勇有谋,每一次都能圆满完成任务,被誉为“小诸葛”;深得领导和战友好评!入伍第二年他当上了班长。

  由于打隧道有功,排哑炮没有出现过一次事故,他带的班管理有方,谢彦太以出色的表现深得上级信任,一年后,谢彦太被提拔为排长;又过了两年,谢彦太直接被提拔为十八连连长;在长期的隧道施工中,谢彦太深入现场,不断仔细摸索施工规律,掌握掌子面第一手材料,常常在隧道里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战友往往总是劝他说:“隧道潮湿、灰尘多,你需要到外面透透气,也该适当休息、休息,注重保护身体”。

  他总是嫣然一笑回答说:“我没事”。

  由于谢彦太精心组织,精心施工,加上他长期摸索,善于总结经验,在贵昆线上,他被誉为打隧道的“土专家”,并且多次创造了全师月成洞施工新记录,在贵昆线上隧道施工中两次荣立三等功,并且声名远播。

  后来转战襄渝铁路线,每一次的急难险重任务,他都是策马扬鞭,身先领命,最艰苦的隧道施工任务,他更是当仁不让;在襄渝线上,他带领的十八连一直都是师团先进连队、标杆连队,他也因为隧道施工表现出色再次荣立三等功,并破格提拔为三营营长。

  1976年转战青藏铁路建设新战场前夕,谢彦太再次直接升任团参谋长。

  此时,我每天可以见到参谋长了,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天天戴一顶安全帽,天天深入施工现场,每次回到机关,都是满身尘土,夹杂汗水,弄得灰头土脸、嘴乌面黑的。

  参谋长平常对我们这些身边的战友十分亲切,总是笑脸相迎,亲切地主动喊:“小曾呀”、“小李呀”;……但是,一旦开会,或者在施工现场,他总是满脸严肃,一点都不含糊,充分体现了一个军人应有的气质和亲疏有别的艺术风范,令人无比敬佩!

  参谋长是一个以事业为重的人,在部队20年,爱人一直在老家,两人过着牛郎织女的分居生活,本可以每年享受半个月的探亲假,但是,好多次为了紧张的隧道施工抽不开身,他都放弃了休假,有一次,母亲病危,家里发来电报,希望他请个假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他也只能顾隧道施工这一头。他爱人生三个孩子,也从来没有待在妻子身边照顾过一天;他对亲人、对妻子、对孩子都是有着许许多多的亏欠、愧疚的;但是,他对国家、对部队、对组织、对战友、对隧道施工、对铁路建设他是充满着热爱,充满着深厚的感情,充满着无以言表的深情,由于矽肺病给他带来了一辈子无法形容的痛苦,但他为国献身无怨无悔!

  有一年,他退休后,来到广州的儿子家居住了一段时间,广州的战友麦荣熙、杨建财前往看望,战友们询问他身体健康状况,他儿子说:“每一次检查,医生都说有严重的矽肺病”;参谋长莞尔一笑说:“那没事,那没事”。

  晚年的参谋长因受矽肺病折磨,长年心肺不适,咳嗽不止;医生诊断结论:就是过去打隧道留下的“后遗症”,正是长年累月隧道施工,日积月累,造成灰尘吸入肺部过多所致,这给参谋长带来了一生的苦楚,可是,参谋长从来不以为然,每每谈到这个话题,他都说:“那是正常的,打隧道嘛,也是不可避免的”;他总是淡淡一笑,没有半点怨气!体现了铁道兵崇高的境界,也是最值得尊重和敬仰的优良品德。

  年底之前,在广州的战友麦荣熙和杨建财分别告诉我参谋长去世的不幸消息,我回忆起和参谋长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不禁潸然泪下!

  而今,参谋长虽然远去了,但是,他无私奉献的精神,英勇顽强的斗志,甘愿吃苦的品格,不计得失的作风,永远激励着我们以及铁道兵后代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怀念团参谋长谢彦太(图1)


(责任编辑:元子)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