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学兵战友/

当通信员的日子

作者:祝海珍(2师8团学生14连) 发布时间:2022-11-19 点击数: 稿件来源:徐国伟 推荐 责任编辑:郑建军

每当我看着已发黄、当年的连干部和勤杂班人员合影,就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在学生十四连当通信员的那段日子,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艰苦生活的酸甜苦辣全部涌上心头。那个年代要想干好通信员这个角色,不光要晚睡早起,吃苦耐劳,还要能默默付出且受得了委屈。在十四连,连部是最高管理机关。连队除了抓好学兵们的思想教育、施工劳动这些大事外,日常事务繁杂琐碎。我这个通信员,每天要及时吹起床哨、熄灯哨,还要保证连队

当通信员的日子(图1)

每当我看着已发黄、当年的连干部和勤杂班人员合影,就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在学生十四连当通信员的那段日子,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艰苦生活的酸甜苦辣全部涌上心头。那个年代要想干好通信员这个角色,不光要晚睡早起,吃苦耐劳,还要能默默付出且受得了委屈。

在十四连,连部是最高管理机关。连队除了抓好学兵们的思想教育、施工劳动这些大事外,日常事务繁杂琐碎。我这个通信员,每天要及时吹起床哨、熄灯哨,还要保证连队的信息上传下达;既要定时领取和发送全连的报刊信件及包裹;还要勤快的打扫连部的卫生;当然,能实时处理好连干部生活中的一些杂事。初到三线时连队遇到许多问题和困难,连干部经常加班加点,为了做好各项保障工作,通常是在她们休息后我才能够休息。

通讯员在连部工作,首先要做到严守纪律守口如瓶,更不能随意打小报告,这样才能处理好连队和班排之间的关系。在那个年代里,不管工作多么繁重,每天都要参加政治学习,做到灵魂深处闹革命,狠斗私自一闪念,过好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一关。平时除了干好通信员本职工作外,还要抽空参加班排的各项施工劳动。比如挑煤,扛树桩,装卸水泥等劳动,肩上磨破了皮,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我和大家一样做到轻伤不下火线。苦干实干拼命干,是我们常挂在嘴上的口号,也是锻炼坚强意志,自觉克服娇骄二气的实际行动。

七十年代初物资非常匮乏,秦巴山区供应更加困难,学生连每人每月仅13元工资、15元伙食费,还经常吃不饱饭饿肚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女学兵承担着扛水泥、搬石料等超负荷的重体力劳动,施工中则个个像猛虎,创造了很多劳动奇迹。那时学兵们收工后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收到自己亲人的来信,能收到家中寄来的包裹。同学想家想父母,每次见到我总是问:有我的信吗?有我的包裹吗?当我回答没有的时候,看着她们失望的眼神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夏秋的秦岭腹地阴雨连绵,多次造成山里发大水。发大水时,月池沟和汉江的水位瞬间就上涨许多。连队的生活物资不能及时运到,伙食也不尽人意,施工任务变得越发艰难,同学们的思想情绪一度出现波动。记得大道河镇邮局通知让去取信件和包裹,我知道因发大水交通中断,一定有不少积压的信件和包裹,便背着背篓,一路小跑到了邮局。邮局师傅说你一次是拿不完的,当看到地上堆了那么多邮件,又想到连队学兵期待的眼神,我不加思索的说:“不,我要全部拿走”一路上,背上的包裹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路艰难的走走停停回到连队时天已完全黑了。我知道同学们在焦急的待,大汗淋漓饥渴难耐的我没吃饭,而是咬紧牙关迈着疼痛的双腿坚持把各班排的信件和包裹送到每个同学的手中

大家信件和包裹高兴的又蹦又跳,记得二排有位同学家里寄来的是炒面白糖,大家纷纷围在她的身边,喊着笑着吃着这时的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看到我的工作能减少她们的心理压力和恼,感到由衷的欣慰。随着时间的推移连队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同学们收到的信件和包裹也逐渐在减少可是经我的手在银行存钱的人数却越来越

当通信员的日子(图2)

我们14连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连队。虽为女子连,但只要是解放军能干的,男生连能干的,我们都能做到,并且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施工奇迹。在修建月池大桥时,我们连负责给桥墩上水泥沙料。打预制版,拉整钢筋。汉江边三分钟装一车沙料,推车从来都是小跑。在这短短的二年多里,团部就在我们连召开多次现场会,不少战友们都受到连营团部的嘉奖。两年零八个月高强度的施工劳动,炼就了大家健壮的体魄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女学生们不爱红妆爱武装,穿着部队的军衣褲,每天出入在月池沟汉江边,已然成为了当时工地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当通信员的日子(图3)

在修建襄渝铁路这段时间里,有不少家长前往连队探望子女,这迎来送往的任务自然落在我身上。家长舟车劳顿到了连队,看到艰苦的环境,担心孩子吃苦心情沉重,如何让家长变成愉快的探亲,我这个通信员也是要动一番心思的。这些家长几天里在连绵不断的秦岭山脉中一路颠簸的来到连队,孩子们没哭,家长先掉了眼泪。我马上迎上前亲切的喊声“叔叔、阿姨辛苦了,接着热情的端茶倒水全力招呼炊事班做的最好的饭菜端到他们的跟前。几天来他们耳闻目睹着孩子们的变化,看到她们为建设襄渝铁路经受的锻炼,为国家做出了贡献,感到十分欣慰家长临走时各个笑逐颜开感谢连队培养了他们的孩子当时紫阳到月池沟学生连驻地,西安的车辆很少,为了安排好返回西安的家长,我提早给他们联系部队,落实搭乘回西安的顺路车。

五十二年过去了,至今仍记得有一次要送四位家长返回西安,提前一天我跟部队汽车排排长说好了。第二天当我送家长乘车时,驾驶楼只剩下了两个位置,我机敏的发现,男生连的家长早已坐在驾驶楼的位置上,原来男生连的材料员跟司机是老乡,他们私下安排占了我们的座位。情急之下我很严肃的对那位材料员说,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再说我们的家长可是大妈呀。在我据理力争下,他们做了让步,安排我们的四位家长都坐到了驾驶楼里,可以风雨无阻的到达西安了,当我回到连队时忐忑不安的心才平静下来。

1973年,三线建设任务完成后,我被分配到西安钢铁厂。七十年代钢铁大会战,刚刚建设的工厂除了围墙,厂内没有像样的道路,没有车间厂房,一切都要从零开始。面对这种困境我没埋怨没有退却,在西安钢厂一直工作到退休。如今我已步入七十岁了,依然怀念过去的那段经历,庆幸去了三线这个改变我人生的第一站,我为自己17岁时的选择感到骄傲和自豪!

2022年6月,我们学生十四连和其它学生连部分学兵再次重返大道河镇,看到昔日大道河镇已发展成有自己特色的橘茶小镇感触颇深。

当通信员的日子(图4) 

 

(校对:谨愚)

(责任编辑:郑建军)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