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学兵战友/

洗头风波

作者:学生14连 贾玉珍口述 刘什整理 发布时间:2022-11-22 点击数: 稿件来源:孙雅丽 责任编辑:飞扬

我是原一排二班副班长。记得是1970年初冬时节,连里的营建已基本完工。山坡上层层叠叠,矗立着我们几个月的劳动成果:几层依山而建的简易干打垒墙,油毛毡屋面营房,结束了我们住帐蓬的日子。 炊事班坐落在山坡最下面一层,她们的任务很繁重,每天要做全连170多人的三餐饭。团里在当时还未在江边设立抽水站,做饭的水需要从几百米远的汉江里一桶桶地挑回来。 当时阶级斗争要抓紧

 

洗头风波(图1)

       我是原一排二班副班长。记得是1970年初冬时节,连里的营建已基本完工。山坡上层层叠叠,矗立着我们几个月的劳动成果:几层依山而建的简易干打垒墙,油毛毡屋面营房,结束了我们住帐蓬的日子。

       炊事班坐落在山坡最下面一层,她们的任务很繁重,每天要做全连170多人的三餐饭。团里在当时还未在江边设立抽水站,做饭的水需要从几百米远的汉江里一桶桶地挑回来。

       当时阶级斗争要抓紧的风声很紧,为了防止有人搞破坏,影响三线建设的进度,连里安排每天晚上一个班轮流在炊事班值班。

轮到我们班值班的那日,因为前几天的工作是往山上一营运送水泥,每天回来都灰头土脸,只能在月池沟小溪里用冰冷的水简单洗个脸,水泥袋上的粉末进入头上再一出汗就凝结成小块,头发根本梳不开,只能用手指做梳随便拨拉两下。

       晚上十点,辛兵和另一位同学先去炊事班值头班。坐在凳子上一会疲惫感就上来了,为了不被睡眠影响,她俩自动站起来,在炊事班周围转悠,想赶走瞌睡虫。

       这时她俩发现了厨房灶台上满满两大锅的热水,眼睛瞬间发亮了,就好像见到了亲人一般。原因嘛容我细说。当时劳动的繁重暂且不提,大家上山砍树,背树,背水泥,抬石头,这些劳其筋骨的磨炼都能忍受,但女孩子面对每天只能在河边小溪边洗脸漱口搞卫生,实在难受。

       当时连里只是在月池沟利用溪水最窄处用苇席四面围起来,搭了一个简易的露天澡堂,夏天还可以,冬天的水冰冷刺骨就无法洗头洗澡了。炊事班每天也只给各班提供一桶热水,等提到班里也变成温水了。十三个人分一桶温水,每人的水量可想而知,我们只得几人的水合在一起倒入脸盆,一齐洗脸洗脚。

       现在是寒冬腊月,白天背了一天水泥早已是满身尘土,夹杂着水泥细碴的头发没热水更是无法清洗干净。面对充足的热气腾腾的热水,全身的皮肤仿佛都在欢呼雀跃。辛兵同学是家中幺女,上有两个哥哥在家倍受宠爱,也比较胆大。她心中一动就提议,咱俩用热水洗个头吧,既值了班也搞搞卫生。这样她俩悄悄地回班里取来了脸盆,找了一个离炊事员宿舍稍远一些的角落,一个洗一个帮着打水,很快都解决战斗。

       等到第二波值班的同学下去,她俩小声高兴地诉说了一遍自已的创意,在热水的诱惑下第二班也照此办理,第三班,第四班,第五班,第六班,等到我们班全部洗完头,(有人还乘机洗了澡),时间已到清晨大家起床的时间。炊事班做早饭的同学到厨房傻了眼,大锅里的热水不见了踪影,原先满满的水缸也快见底,这可怎么做饭?她们告状到了连部。

       于是那天早上全连的早饭不出意外的推迟了,炊事班重新下坡到汉江挑水。在大家集合在大饭厅等待开饭的时间里,连长命令我班“昨晚值班的人全都站出来”,在全连战友面前严肃地批评了我们,并让班长代表全班写出深刻的思想检查,向全连同学斗私批修。当时那个窘啊,在全连一百多双眼睛的集体注目礼下,我们的头低得只想钻进地缝里,至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烧得慌……。

       后来嘛,随着公路的畅通,各项服务措施也越来越到位。团里在汉江边建了一个临时抽水站,专门给我连拉了一条专用管道,自来水直通炊事班和各排驻地,用水问题终于解决,连里还在公路下边紧邻沙滩处修建了一个洗澡堂,有专人烧水,每隔几天可去洗一次,大大缓解了劳作后的卫生难题。

洗头风波虽已过去多年,但我们二班同学还是要在此真诚的向炊事班的同学道个歉,对不起!当时给你们添麻烦了。


(责任编辑:飞扬)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