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学兵战友/

炊事班长的烦恼

作者:二师八团学生12连 刘 强 发布时间:2022-11-22 点击数: 稿件来源:孙雅丽 责任编辑:飞扬

1970年8月,5808部队学兵12连的一百六十多人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岚皋县大道河的山沟里。当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大家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吃过肉了。连长为了改善大家的伙食,从当地老乡家里买了一头猪。为了吃上肉,连长通过当地老乡请来了杀猪师傅。师傅讲,当地的行情是:杀一头猪要价是五元人民币,外加所有的猪下水,包括猪肝、猪肺、猪心、猪大肠,都得让师傅拿走。双方谈好条件后约定,第二天上午来杀猪

       1970年8月,5808部队学兵12连的一百六十多人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岚皋县大道河的山沟里。当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大家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吃过肉了。连长为了改善大家的伙食,从当地老乡家里买了一头猪。为了吃上肉,连长通过当地老乡请来了杀猪师傅。师傅讲,当地的行情是:杀一头猪要价是五元人民币,外加所有的猪下水,包括猪肝、猪肺、猪心、猪大肠,都得让师傅拿走。双方谈好条件后约定,第二天上午来杀猪。

       我当时是炊事班长,晚上连长把我叫到连部说:“刘强,下午谈的情况你都知道,请师傅杀猪的代价太高,你从你们炊事班挑选一个人,争取明天杀猪的时候,把师傅的全套手艺学过来,下次咱就不请人了。”从连部回来后,我给全班12个人专门开了个会。传达了连长的指示。我话音刚落,就有一半人弃权。我最后定了四个人,包括我,参加明天的现场观摩学习。第二天师傅准时到来,从屠宰、到吹气、调水温、烫猪、刮毛、开膛破肚。最后是两扇干干净净的猪肉。整个过程干净利索,师傅满意的拿着五元钱。提着一副猪下水走了。

       连长问道“你们四个人感觉怎么样?”另外三个人摇了摇头说“这刀也太长了,这血流的也太多了,也太害怕了,我们三个连鸡也没杀过”,我顺口说了一句:“我杀过一只公鸡”。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孔平连长是多么精明的人。马上命令道:“刘强,下次非你莫属,这是政治任务,全连战士吃不好饭,就干不好活”。

       一个月后,连长果然又买了一头猪,比上次的个头还大。毛重两百多斤,看着就吓人。连长命令我:“你们炊事班第二天上午动手杀猪”。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我也害怕呀,思想斗争很激烈,干,还是不干?临阵打退堂鼓认怂也来得及,但这好像不是我的性格,最后决定硬着头皮上吧。

       第二天上午动手前,我在班里找了两个块头大的同学给我当助手,交代他俩一定要把猪给死死的压住,千万不敢让它挣脱咬我一口。我当时两个手心都是汗,腿也有点微微颤抖,自己给自己壮着胆,学着杀猪师傅的样子,一刀就将猪杀死,猪血放完后,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调制烫猪毛的水温。这是个很关键的技术活,水温过高过低都刮不下猪毛。幸亏上次师傅调水温时,我是又倒茶,又上烟,基本技术我也看懂了,虽然比师傅多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切开的两扇猪肉倒也干干净净。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一次比一次熟练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连长为了解决大家的吃肉问题,又派人从老乡家里买了二十几只猪崽,羊崽。又安排专人专职饲养,有喂猪的,有放羊的。半年后经过自然生长,繁殖,很快就是猪满圈,羊成群。

       在三线的两年零八个月里,经过我的手一共杀了大约六十多头猪,一百多只羊,两头牛。回西安后再没动过刀子,我深感杀生太重。我曾多次向佛祖忏悔,说明这杀生的事是连长命令我干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况且吃肉的人有一百六十多个。有一天做梦,佛祖问我可有名单。我说:“连长的名字可以告诉你。但是这一百六十多个人的名字,打死我也不能说,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好同学,好战友,好兄弟!〞


(责任编辑:飞扬)
上一篇: 不曾忘却的往事
下一篇:人生第一课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