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周振伦/
  • 一老屋檐下的燕子窝,有燕子飞进飞出。七岁的孙女说:燕子比二爷爷乖,燕子每年都回来,二爷爷老不回来。我问,它们为什么要回来?“因为它们心里,有块瓦,有堆土”。 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化学肥料那个紧呀!松滋人民很骄傲,因为有了自己的化肥厂。丝南大队的乡亲很骄傲,因为厂里有自己人。队干部首次找我买化肥,我把他们带到销...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5-23
  • 烹 饪(外一首)不是说我爱好,一家大小一日三餐,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曾经耍过铁锹,要玩转锅铲不难。满足家人舌尖,功在五味调合。日子一长烹技自然见涨。在单位和朋友圈,“周大厨”叫得如爆香。常有人打听其道,我是跑堂的报菜名一一如实相告:把握好调味品合理搭配。其实我那几下子源于悟,得益于在连队,抄拌混凝土的经历。那时,...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5-16
  • 皮运机等一座座桥墩,从挖基础开始,都是一层层竹跳,搀扶着它们成长。竹跳板上,晃动着推车、挑担。像水车叶子,不停地来回转动,发出吱扭吱扭的声音。一车车一担担,模板、钢筋、混凝土,像婴儿碗,像骨粉、面糊,把桥墩一天天喂养大。看上去,像现在的,皮运机、卷扬机、塔吊。现在这些机器,都闲着啦!趴窝啦!偶尔在夜里,不时会发出哐啷哐...
    责任编辑:  闲逛天下            2022-05-05
  • 抗美援朝铁道兵,清川江畔逞英雄。敌机临头贱鸟过,轰炸只当耳旁风。援越抗美铁道兵,红河岸边献青春。热汗滴得钢轨响,鲜血浸透枕木红。自卫反击有铁兵,梅开二度再出征。修路毁路都是咱,援越抗越同为恨。和平年代铁道兵,为国妆扮为国容。打造串串珍珠链,挂满殷殷慈母身。老兵想念老部队,小小手机当军营。战友网上忆韶华,老花镜里热泪滚。...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4-29
  • 报复当新兵那阵,指导员常骂我:风纪扣为啥不扣?帽子怎么戴的?……想抓他一次现行,出出气,但一直未果。四十年后,来常德看他。那天他穿着白背心黄裤叉,抱着一个大西瓜,从大街回来。指导员同志:注意军容风纪!老头满头大汗,嘿嘿笑个不停。 师部听说老部队在广东,有个大项目,特意找到那儿。铁道部第十二工程局招...
    责任编辑:  闲逛天下            2022-04-28
  • 鸟 吵每天清晨五点,窗外的小鸟就把我吵醒。先是鹧鸪啼啼咕咕,黄雀唠唠叨叨。然后是画眉咳咳咯咯清喉咙百灵高一声低一声的吊嗓子。随着相思鸟婉转的旋律响起,林子里所有的鸟都亢奋起来,叽叽喳喳一浪盖过一浪。此时我很为难:起床吧,太早;继续睡吧,这鸟吵!恨不能给每只鸟发一部手机,让它们立马安静下来。 张 主 任我们社区...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4-18
  • 故乡的四月雨纷纷。父亲穿着蓑衣戴着斗笠,背着弯犁牵着水牛,走进乍暖还寒的四月。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生就是这副模样。四月,我回到故乡,走进勤刨苦挣的父亲。父亲的坟头长着一棵矮子柏,坟上长满了蓑衣草。乍一看,像极了父亲生前穿戴蓑笠的样子。跪在坟前,我愧泪长流!爹爹,咱父子一场聚少离多,儿不孝,没给您遮风挡雨,没换您执鞭扶犁...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4-01
  • 虎年第一轮朝阳,虎头虎脑;虎年第一缕春风,虎虎生威。云空浩浩,气势如虎;华夏泱泱,虎跃龙腾。窗棂棂上,虎目如炬;门框框上虎风凛凛。鞭炮声中虎声长啸;锣鼓声中虎舞乾坤。撸起袖子加油干,虎年抱得金虎归。科技振兴,为虎添翼;环保减排,虎啸山林。拒毒魔入侵,虎守国门;夺奥运金牌,虎迎五洲朋宾。……虎年哟!我这头七十三岁的老牛,...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1-28
  • 过河卒子(外一首)有人问我,你们参战部队,跨出国门那一刻,你心是怎想的?我想我们现在成了过河卒子一一退路已断唯有向前。那不是退回来了?那不叫退,叫凯旋。腊狗又到了腊月,又想起了堂弟腊狗。腊狗六岁夭折,死于小儿肺炎。那天伯母哭昏死几回,掐人中缓过来又接着哭。请来道士给亡人开路,道士制作文书时,问伯母腊狗生辰,有意借此让她...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2-01-18
  • ——贺中老铁路开通运营中国老挝山水相连,若把两国人民的友谊,比作是沙石水泥浇铸,如今中老铁路的开通,便成钢筋混凝了,更加牢不可破。现在我们的邻居,从仅三点五公里铁路,一下子跨进高铁时代。一带一路带出了一位,少年大学生,前途不可估量。一千公里中老铁路,是祖国伸出的一只胳膊,挽起了东南亚各国的手臂。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下...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1-12-06
  • 给新筑的路基护坡植上草皮,如同让秃头长出秀发,是一桩美事。一个排的光头兵(注),带着背包、枪和铲,登上二辆翻斗,开进了络腮湖。他们在湖边的草甸上,寻找中国字。然后源源不断地送回连队,供战友们写诗、做文章。两个排的光头兵,赤着脚贴在斜坡,将络腮湖的方块,连同出国前,剃下的毛发,一同种在那条黄色的缎带。战士成天满头大汗,护...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1-11-29
  • 风枪班从早吼到晩,太阳寻声追至石料山,红着脸俯视山下。碎石机伸了伸懒腰,空压机打了打哈欠,大山终于安静下来。安全绳上了圈套,小推车脱掉了解放鞋。石料山摘下了藤条帽。背着药匣子爆破班出诊来了,石山患的是顽症,他们正忙着给它喂药。余晖休息日里哨音急:放炮啰!轰隆隆山崩石裂地动山摇,吓得夕阳躲进了山坳。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1-11-22
  • 梦在马鞍(外一首)拉开窗帘,广州塔,就在我床前。拿它当枕头,把梦搁在笔架,学古人儒雅安眠。但回回梦里,却蹬着马鞍,在策马扬鞭。退伍老兵的心思哟!从未收敛一一不是在征途,就是在边关……它们呢那天我乘绿皮火车,去南方一个城市。与火车同行的,还有一群南归的大雁,一会儿飞成人字,一会儿飞成一字。天凉了我想离赤道近一点,其实我的...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1-11-15
  • 成昆线坚硬的部分,给了铁道兵;柔软的部分,也给了铁道兵。最后,不硬不软的部分,给了机车和来往的人们。河友线从河内至友谊关铁路,原来是两条轨,在越战时,变成了三条轨。为了阻止美帝,越过十七度线,中国铁道兵,在那一一插了一杠子。襄渝线论写诗我不如李白,论修路我比他在行。面对蜀道,他兴叹!我坦然。襄渝一一想逾想逾越就能逾越。...
    责任编辑:  闲逛天下            2021-11-13
  • 西伯利亚一股势力突然南下一路气势汹汹喋喋不休好多车辆都被唾沫星子掀翻世界只能有一种声音一个态度作为抵制人们增加了厚度减少了风度小学生们各自在家背诵“千山鸟飞绝”塑料大棚守口如瓶不敢透露半点风声中原那边绒装厚裹南国却是我行我素短袖衫不下班电风扇无双休环球同此凉热,难啰!
    责任编辑:  鲁一兵            2021-11-08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