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战友文苑/
  • 浓情相聚 依依惜别 写在二、四、六、七师战友苍南小聚之后 丹枫迎秋秋雨劲,友情相牵爽在胸,五湖四海一方聚,难忘战友苍南情。7月24日上午,天空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通过网络相互认识的原铁道兵2师、4师、6师和7师的几名战友,如约而至苍南星海大酒店,
    责任编辑:             2011-03-04
  • 用鲜血写的请战书 庆祝成昆铁路通车40周年 献给为修建成昆铁路而壮烈牺牲的烈士们 献给修建成昆铁路还活着的战友们 云南省禄丰县一平浪的白虎山隧道,是成昆铁路云南段的硬骨头,拦路虎。 时间紧、任务重,加上多次塌方,我部参加打白虎山隧道的部队伤亡较大
    责任编辑:             2011-03-04
  • 离 别 情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每当我读到北宋文学家苏东坡《水调歌头》中的这几句时便想起在那军旅生涯的15年里,一次次与我的老母亲离别的情景。 记得第一次分别是在1968年3月7日。那一天,我穿上了崭新的绿军装,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那年上山打火 我是1970年12月入伍到铁三师十三团锦州七里河新训。71年初锦州新兵训练结束,我们新兵团就直奔大兴安岭的老部队,我们团正在大兴安岭嶂古线施工。我在施工连队锻炼一个月后便被抽调团部报训队参加报务员培训。有意思的是到73年我们这批报务员还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难忘的军旅生涯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 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离别了天山千里雪,但见那东海万顷浪。 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江南稻花儿香。 同志们(哪)迈开大步朝前走啊 铁
    责任编辑:             2011-03-04
  • 维吾尔族小女孩,你现在在哪里? 屈指算来,这是一段已经封存了三十一年的新疆阿拉沟往事。 阿拉沟是新疆天山山脉北麓的一条小河,我们当年修建南疆铁路的铁道兵部队,就驻扎在阿拉沟沟口。 这事发生在1979年的隆冬,我当时在铁道兵五师二十一团十六连六班任
    责任编辑:             2011-03-04
  • 我曾喝下那碗垫底酒 -------记念成昆铁路通车40周年 一九七O年五月,成昆铁路即将全线通车,我奉命离开铁道兵第四十九团民工四连,奔赴襄渝(襄樊到重庆)铁路筹建工作上,在欢送我的聚会上,给养员从乐山市沙湾区买了一些红薯干酿成的白酒,这位碰碗,那位
    责任编辑:             2011-03-04
  •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战友 四十五、六年前的一天中午,我正在材料仓库的锯木车间洗衣服。一个上衣,肩、胸全是血的人直冲着我叫喊:氧气!快!氧气!我第一反应是,白虎山隧道出事了!我对他说:你在库房门口等我!我立马去叫人来抬氧气。不到两分钟库房门开了,
    责任编辑:             2011-03-04
  • 缅怀战友 我的战友李有智牺牲至今已经39年了、、、、、、 云南铁道兵战友联谊会准备组织铁道兵追寻奉献青春之旅--重走成昆襄渝铁路活动。 我在一次偶然的朋友聚会上听说,李有智的遗孀由富民款庄供销社调到昆明西部某制药厂工作。于是我去该厂退管会打听到李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难忘的老头子 他叫陈长美。 听名字像是个女的,年龄也不大,71年时只有37岁。只因长得黑,背有点驼,显得有些老气,脚上又有脚垫,走起路来踮脚,像个老头儿,所以时间长了,人们便戏称他老头子。他可是个老铁老典型了,听人家说,他曾参加过抗美援朝,还立
    责任编辑:             2011-03-04
  • 惊心动魄的狂风与烈火 公元一九七九年四月十日。 新疆吐鲁番大河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这几天天气昏暗,而且一直在刮风。十日上午风势加大,到中午越来越大。吃过午饭后连队进入休息,下午由于风大连队除了岗哨也都没有到库区上班。下午三点左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重 逢 手机象往常一样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省外电话,我稍有犹豫,到底还是接了,手机里确意外传来非常耳熟但已经是三十多年未曾听到的口音,我不仅脱口而出:是渠教导员吗? 一九七六年,我应征入伍到部队,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分到了89310部
    责任编辑:             2011-03-04
  • 军旅岁月铁军情 六十年代末,我的家乡承德进驻了很多部队,听说要从内蒙古的腹地修一条新的铁路,经过 英雄懂存瑞牺牲的地方隆化,与 承德至北京的铁路连接。承德及周边到处都是带亥字头的 军车。驻军部队经常播放着一首歌,背上了行装扛起了抢,雄壮的队伍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难.忘.新.兵.连 谨以此文献给曾与我同餐共宿的新兵连战友们 毛主席逝世的那年年初,我在县人武部换上簇新而又肥大的军装,带着乡中父老的殷切期望,走进了光荣而艰苦的铁道兵队伍。到如今,转业到地方工作已整整二十年,回想起这整整八年的军旅生涯,仿佛就
    责任编辑:             2011-03-04
  • 铁道兵之歌 青藏铁路全线贯通,作为一名参加过青藏铁路工程的建设者,心情特别的激动。那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那里有我生活的一部分,贡献过我的热血和青春。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在我人生成长的历程中留下的一段最难忘的辉煌史诗。 记得我小的时
    责任编辑:             2011-03-04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