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郑焕清专栏/
  • 反贪抗横遭贬谪 低头屈膝上高位 青年元稹心志高远,正义爆棚。元和元年(806)才识兼茂科考,题目是“自中原兵变,生人困竭,农战非古,商贾不兴…有何方可复其盛?何道可济其艰?何者宜惩?何者当戒?” 元稹答曰:民生饥困乃因税赋过重,税赋过重乃因连年征战,连年征战缘于边祸不断,边祸不断因朝政荒颓,藩镇动乱…严惩贪官,...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11-27
  • 唐代大诗人元稹,是一位极具标本意义的人物。他才华横溢,诗名千古,但仕途多舛,屡遭贬谪。他风流倜傥,爱意缠绵,但“始乱终弃”,声名不佳。他精明强干,官至宰相,但底线失守,遭人诟病。他精神人格上的两面性形象,千年后仍值得深思与镜鉴。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3-11-24
  • 郑焕清      早春二月,草长莺飞。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由铁道兵战友网丛书总编委员会策划指导,文学创作中心组织编辑的《不朽的军魂——英雄铁道兵丛书(人物风采卷)》,历经三年努力,终于成稿付梓,即将与读者见面了。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11-07
  •   文章圣手罗光明的《茶叶_搅动世界的一只蝴蝶》,把中华茶文化的风流雅韵写得酣畅淋漓,美不胜收。文坛大咖陈思炳的随笔《品茶》,深悟茶之品性,得茶德之要,让人过目难忘。品读美文,顿觉耳目流芳,唇齿生香,直沁心脾,陡生“吃茶去”的欲望冲动。  
    责任编辑:  丁芳            2023-10-19
  • 酒入豪肠,吐出半个盛唐,明月入心,酿成黄鹤楼的璀璨。一个人同一座楼的关系,可能没有谁有李白同黄鹤楼之密切的。王勃让滕王阁名闻遐迩,但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留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年绝唱。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让岳阳楼千古不朽,但范公没到过巴陵郡。李白不仅十数次登临黄鹤楼,而且留下众多...
    责任编辑:  蕾蕾            2023-09-27
  • 1938年10月24日,一代名舰——中山舰在武汉金口长江水域壮烈殉国,沉入江底。1997年1月28日,沉睡59年的中山舰整体打捞出水,历经12年修复,2009年4月11日在中山舰博物馆正式对外陈展。九一八前,笔者到中山舰博物馆瞻仰这艘曾经承载光荣、梦想与悲壮的战舰,缅怀那些“英勇赴难壮士飞,誓死报国不生还”的英烈,感受...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09-18
  •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为心中道德理想和精神信仰而不惜赴汤蹈火,以身殉道者,古来无数。但象韩愈这样坚定执着,一生一世的殉道者,并不多见。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3-09-01
  • 三、传道——救世的教育思想青年韩愈曾三上宰相书,自荐愿意献身教育或军事,以救国家之急。四次任职国子监(国立大学),分别出任博士(教授)、祭酒(校长)。著有《师说》《进学解》等文章,是千古少有的教育大师。韩愈的杰出贡献是师道合一的教育思想,揭示教育本质,赋予教师独立精神人格。师道合一,教育存道救世的开拓者。韩愈认为,“师...
    责任编辑:  蕾蕾            2023-08-23
  • 济世的文学宗旨“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主人之怒,勇夺三军之帅…匹夫而为天下师,一言而为天下法”。苏轼的韩评为千年经典。唐宋八大家,韩愈执其牛耳。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3-08-11
  •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这是韩愈因《谏迎佛骨表》,贬去潮州的路上,写给侄孙韩湘的诗。诗意苍凉悲壮,气慨昂扬,表达一个殉道者矢志不渝,视死如归的精神风骨。韩愈一生四次贬官,三次流放,但“匹夫而为天下师,一言而为天下法”...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08-08
  • 2020年9月,建平主任邀我进入文创中心(快乐写作群》,至今3年。回顾3年文创路,我在“四地”快乐游。 文创中心是丰富多彩的学习园地,我学习,我快乐。中心犹如一所线上大学,主课学做文,但每天映入眼帘最多是管理和志愿团队的身影,没有他们就没有这所学校,他们是我学习致敬的榜样。 主任郑建平,既有冲锋陷阵...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07-24
  •  兵网文创中心“轻舟已过万重山”笔友三峡采风活动,一路欢歌笑语,诗情画意,风采灿然,惊艳三峡。吕恭战友带着李白诗歌、郦道元《水经注》,深度解读三峡,使打卡式浪漫游平添沉浸式厚重诗意。游文别具一格,赏心悦目,令人不禁生出附骥攀鸿之念,也说李白三峡行。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07-11
  •   前天外出乘地铁,在转乘扶梯上见到一幅颇耐寻味的风景。一位年长女士,满头青丝精致打理成球状,如同钨金皇冠,庄重而高雅地顶在头上。但发根的“雪际线”表明那是染色而成。她前面不远处,一位年轻女孩,披肩白发在地铁漩流中随风飘动,乍看“疑是银河落九天”。白发下却有缕缕青丝,显然白发是刷染而成。青丝白发,各有所爱,个...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06-13
  • 淄博火了,爆红网络,登顶热搜,成为今年五一旅游市场“人气王”。五一期间,每天涌进游客20万,短短3个月,共接待外地游客500万。烧烤火旺,酒店火爆,交通火热,城市火了。不仅轰动国内,而且通过互联网传遍世界。淄博为何火了?笔者最初冷眼旁观,以为又是一次博人眼球的网络炒作,屡见不鲜的营销策划,又一个“网络造神”而已。但随着...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05-15
  • 公元815年(唐元和十年)春天格外寒冷,时令虽是三月,大地却未苏醒。不见柳絮飞,也无草色青,河塘边还泛着冰碴。在这风萧水寒时节,刘禹锡带着80多岁的老母和三个年幼子女,辞别洛阳亲友,再次踏上前往贬地连州(现广东连州)之路。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3-04-07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