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全站搜索:
郑焕清专栏/
  • 元和元年(806),宪宗皇帝登基,大赦天下。但八司马“纵逢恩赦,不在量移之限”。柳宗元几乎绝望,以仕途实现“大中之道”的理想破灭,只剩一支笔了。“宗元无所能,独好为文章。始用以此进,终用以此退”。书生报国,可怜只剩一支笔,所幸还有一支笔。龙兴寺外雪花已停止飘落,天地孤寂,寒江清凄。一股凄凉悲壮,孤傲不屈的激情在柳宗元胸...
    责任编辑:  郑建军 王运琥            2024-05-20
  • 如果说将生命打碎给人看是悲剧,被打碎的生命仍能开出耀眼花朵,则是悲剧中最壮美的色彩。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被打碎的生命在永州涅槃重生,生命之花格外灿烂。
    责任编辑:  马月. 彭丽昆            2024-05-17
  • 创群里初相见,敬君情怀读君篇。今朝识得春风面,江城黄鹤弄晴烟。四月的武汉,山泼黛,水挼蓝,林叠翠,正是一年好时节。文创中心“春风度我归流年”铁色之旅战友团莅临江城,我们这些老兵,已久无波澜的心也随之荡漾起来。只缘铁道兵三个字使我们情相系,心相印,趣相投、息相通。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4-04-12
  • 一楼萃三楚精神黄鹤杳杳风流在; 两江汇百川洪流白云悠悠气象雄。
    责任编辑:  壕爃            2024-04-09
  • 铁道兵虽然只有35年军史,但创造了光耀千秋的丰功伟绩,在国史和军史上写下辉煌篇章。铁道兵已撤销40年,但“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不朽功绩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仍熠熠生辉!
    责任编辑:  郑建军 王运琥            2024-03-11
  • 今年武汉雪大,年前一场冬雪,雪压寒尘净,白玉满乾坤。年后一场春雪,雨霰冰雪纷纷下,满城尽戴银铠甲。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4-03-01
  • 岁月视我为冬雪,我视岁月如春风。春风如有怜花意,可否许我再少年。年龄大了,又值岁末,容易伤感。京城老友微信说,南国羊城刘某年底退了,北国春城王某开年即退。一众聚论风云,激扬文字的友人相继步入退休大军。感慨“岁月如歌歌声远,人生如梦梦渐消,流光容易把人抛”。是的,人生短暂,百年清零,再伟大的人物也逃不出时间的籓篱,终归人...
    责任编辑:  蕾蕾            2024-01-31
  •     日前陪来访友人登上黄鹤楼,凭栏远眺,一城斑斓景色,两江浩荡天际,三镇楼宇绵延,四岸风光旖旎。  友人说,上世纪80年代,黄鹤楼新建落成不久,因公来汉上过一次黄鹤楼。那时武汉高层建筑少,黄鹤楼兀立蛇山之巅,俊逸飘举,轻盈飞动,充满高雅秀气和缥缈灵气。如今高楼林立,黄鹤楼不再是武汉最高,城市有了新高度啊。  友人的...
    责任编辑:  蕾蕾            2024-01-17
  •   1976年9月9日,是我终生不能忘怀的一天。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12-26
  • 又是雪花飘洒的季节,一场从北至南的冬雪降临大地。江城武汉昨天也落下今冬的第一场雪。虽然雪花轻歌曼舞,温情脉脉,没能为城市铺银镶玉,但也带来了温润与欢喜。纷飞的雪花撩拨起我脑海中的雪花记忆。儿时爱雪花乡村野趣,那时雪大,虽然常常与饥饿寒冷相伴,但打雪仗,堆雪人,滚雪球,乐不可支。偶尔用簸萁在雪地逮住一只麻雀,得意如同...
    责任编辑:  郑建军 王运琥            2023-12-18
  • 反贪抗横遭贬谪 低头屈膝上高位 青年元稹心志高远,正义爆棚。元和元年(806)才识兼茂科考,题目是“自中原兵变,生人困竭,农战非古,商贾不兴…有何方可复其盛?何道可济其艰?何者宜惩?何者当戒?” 元稹答曰:民生饥困乃因税赋过重,税赋过重乃因连年征战,连年征战缘于边祸不断,边祸不断因朝政荒颓,藩镇动乱…严惩贪官,...
    责任编辑:  郑建军            2023-11-27
  • 唐代大诗人元稹,是一位极具标本意义的人物。他才华横溢,诗名千古,但仕途多舛,屡遭贬谪。他风流倜傥,爱意缠绵,但“始乱终弃”,声名不佳。他精明强干,官至宰相,但底线失守,遭人诟病。他精神人格上的两面性形象,千年后仍值得深思与镜鉴。
    责任编辑:  沙海驼铃            2023-11-24
  • 郑焕清      早春二月,草长莺飞。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由铁道兵战友网丛书总编委员会策划指导,文学创作中心组织编辑的《不朽的军魂——英雄铁道兵丛书(人物风采卷)》,历经三年努力,终于成稿付梓,即将与读者见面了。
    责任编辑:  春伢子            2023-11-07
  •   文章圣手罗光明的《茶叶_搅动世界的一只蝴蝶》,把中华茶文化的风流雅韵写得酣畅淋漓,美不胜收。文坛大咖陈思炳的随笔《品茶》,深悟茶之品性,得茶德之要,让人过目难忘。品读美文,顿觉耳目流芳,唇齿生香,直沁心脾,陡生“吃茶去”的欲望冲动。  
    责任编辑:  丁芳            2023-10-19
  • 酒入豪肠,吐出半个盛唐,明月入心,酿成黄鹤楼的璀璨。一个人同一座楼的关系,可能没有谁有李白同黄鹤楼之密切的。王勃让滕王阁名闻遐迩,但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留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年绝唱。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让岳阳楼千古不朽,但范公没到过巴陵郡。李白不仅十数次登临黄鹤楼,而且留下众多...
    责任编辑:  蕾蕾            2023-09-27
友情链接/ Link